资讯导航
 
 
澳患病宝宝母亲面临遣返中国 各界促内政部长酌情审批
作者:作者6    发布于:2019-06-05 10:50:1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据澳大利亚《星岛日报》报道,10个月大的杨里奥(音译,Leo Yang)患有唐氏综合症和白血病,他父亲在签了出生证明后便抛弃了他,而他来自中国的母亲兼唯一的照顾者,则将在数星期内遭到澳大利亚政府的遣返——除非内政部长达顿(Peter Dutt
据澳大利亚《星岛日报》报道,10个月大的杨里奥(音译,Leo Yang)患有唐氏综合症和白血病,他父亲在签了出生证明后便抛弃了他,而他来自中国的母亲兼唯一的照顾者,则将在数星期内遭到澳大利亚政府的遣返——除非内政部长达顿(Peter Dutton)介入。   化名莎拉(音译,Sarah Yang)的小里奥母亲说:“我爱里奥,我想留在他身边。我对(达顿介入)不抱很大希望,因为我不想在最终发觉行不通时感到失望。”   据悉,莎拉在2013年持学生签证从中国到澳大利亚,2018年她跟男友一同准备迎接新生命的来临。然而,在小里奥出生一小时后,被确诊唐氏综合症。他的父亲签了出生证明,从此在这对母子的生命中消失。   2019年1月,小里奥半岁大时,莎拉留意到儿子手臂上有小红点,于是带他到医院检查,结果诊断出急性骨髓性白血病。由于要持续接受治疗,小里奥出院无期。莎拉说:“一些助产士告诉我,唐氏宝宝就像上帝送给你的天使。我没有宗教信仰,但我相信他就是我的天使。”   她向政府申请照顾者签证,希望能留下来照顾儿子,但遭当局拒绝。澳洲广播公司(ABC)报道,根据澳大利亚移民法例,患有唐氏综合症和血癌的10个月大婴儿,不符合需要照顾者的基本要求。   莎拉的签证个案交到内政部、行政上诉审裁署,如今最后的上诉结果交由内政部长决定。如果拒批签证的决定不获推翻,莎拉会被遣返,小里奥几乎肯定会被送到寄养家庭。   无偿替莎拉处理其申请的Estrin Saul Lawyers律师楼的健康及伤残个案专家Jan Gothard说,按照目前决定照顾者资格的规例,这个“绝望结果”无可避免,“一个小男孩没有其他家人支持,却不符合照顾者签证的要求,这概念是有错的。那条件并不考虑社会状况,它只是一组数字、一个待填写的表格,如果一个人不符合,他们便会被拒绝。”   目前仍有充份空间给内政部长达顿介入,“有关儿童福祉的福利政纲的首要原则,是尝试及保存一个家庭。在这家庭的情况,拒绝莎拉的澳大利亚永久居留签证及照顾其儿子──一个显然需要照顾和保护的弱势儿童──是违反这个第一原则的。”   澳大利亚唐氏综合症会也支持莎拉。行政总裁Ellen Skladzien说,有唐氏综合症和白血病的儿童需要大量照顾和支持,“我认为给她照顾者签证是非常合理的”。   小里奥的一名医生向行政上诉审裁署提交的信件说:“移除一名儿童的第一依附者,损害他们人生之后建立关系、调节情绪和管理压力的能力……(小里奥的母亲)一直陪伴在他床边,是他首要及事实上唯一的照顾者。(他在她身上)获得慰藉。当她离开时,他寻求她回来。”   Gothard说,唐氏宝宝要由出生开始接受心理及言语治疗,但小里奥因患上血癌而错失这些治疗,“如果他去到寄养家庭,很不可能获得他真的需要的介入(治疗)。”   内政部发言人表示,部长若觉得个案涉及公众利益,他有权介入处理,但部门不会响应个别个案。   莎拉在等待结果期间,一直努力尝试忘却痛苦的过去和不明确的将来。她说:“我每日活在当下,尝试与里奥享受每个时刻。我尝试不去想生活或人的不好,因为我想里奥能够跟我享受快乐的时刻……如果我一直想公不公平或恰不恰当,我会陷入这些想法,没完没了。”   在黑暗的时刻,莎拉说是儿子一直支持着自己,“他是我的儿子。他是我的阳光,所以他可以帮我走过黑暗。有时我觉得很伤心和抑郁和有点痛苦,我会握着他的小手,或者握着他的小脚,我会吻他、抱他,试图从他身上获得安慰和一点温暖,因为他是这样的一个天使。”   有时她会想象未来。她说:“我希望能够看着他长大,可能在他的人生中交很多朋友。我希望跟他一起煮饭,或者出去走走。”


这是水淼·PHPWEB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19-06-05 10:50:22)
标签:标签3 标签1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3-2020 企业形象系列成品网站演示